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妇人痉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妇人痉挛
「静香,今晚要不要来我家,我家男人不在,让我们两人自己快乐一下。」自从对武志、美子两人宣誓,成为他们忠实的奴隶之後,已经匆匆过了一个多月。

  在奥美加事件之後,静香的生活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变化,只是到诊所的次数大为增加,外表也没有什麽异常。

  静香到诊所,大多是应女医生的要求,在患者面前表演PV训练器的使用方法,以及训练後的成果,一些深受阴道松弛症所困扰的家庭妇女,看到静杳的成果时,都不禁大为所动,纷纷踊跃的参与这项训练。

  偶而也会在女医生的命令下,被迫参与心因性阳萎患者的治疗,让借助孳力勃起的阴茎,插进自己的阴道内。每次几乎只要静香阴道一缩紧,多数的患者都会兴奋的射精,阳萎症也都不药而癒。而且更满心喜悦的加入月光会,成为会员。任务结来之後,静香又变成女医生同性恋对手。

  除此之外,静香每隔数目还要陪同名为治疗伴侣的H委员,四处出入,这些H委员大都是有钱的中年绅士,他们在这位抚媚迷人的未亡人的身上,竭尽自己所有的慾望。

  每当静香不在家时,便会将由加利托由亚纪子照顾。结果月底一到,突然有笔令静香咋舌款项汇入牠的帐,解决了她所面临的经济窘境。

  「晚上?可是比吕志不是都很晚才睡吗? 」

  在这之前,武志早已让她在自己夫妇俩的寝室,与亚纪子两人表演同性性爱,然後再举枪而上,一箭双鵰,不过时间都是选在白天小孩不在家的时候,否则经常熬夜念书的比吕志,一定会对隔壁寡妇经常来到父母寝室一事,大感疑惑。

  所以亚纪子也不方便便静香家过夜。否则由加利倒不成问题,因为她晚上几乎部睡得很沈不会醒来。

  「没有关系啦!我儿子昨天感冒,晚上我会让他吃些瞌睡药的感冒药,他会很好睡的。」「可是你儿子不要准备考试吗?这样好吗? 」亚纪子耸了耸肩。

  「这只是他感冒时,我才会这样做。何况我今天又倒霉透顶,不我你快乐一下怎麽行。」「什麽事? 」「今天我去百货公司买东西出来时,放在停车场的车子,竟然不知被那个混蛋撞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还好遇到好心的管理员,帮我连络车厂拖去修理,并且叫了计程车送我回来,这事明天如果被老公知道了,铁定是一定臭骂。」「唉!你真倒审啊! 」最後静香答应在家等亚纪子的电话,一旦确定了比吕志熟睡之後,再前往亚纪子的寝室。

  该晚十一点左右,一辆毫不起眼的旅行车来到了田园町的第三街,停在一栋大楼的建筑工地前,然後熄了车灯,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男子。

  由於车子正好停在比较不会引人注意,因此便趁亚杞子前去买东西时,用自己租来的车子故意拦腰撞上牠的车子,结果亚纪子的车子车灯也坏,车门也面目全非,然後偷偷的躲在一旁,等亚杞子回来发现车子已经损坏时,再假冒停车场的管理员,伺机出现,假装刚巧碰见,好心的帮忙,并且告诉亚纪子…方向灯也坏了,所以上路危险,还是叫人来修理吧! 然後让急欲离去的亚纪子,将车的钥匙留给他,由他代为处理善後因此亚杞子也就高兴的把钥匙递给这位身穿制服男子,也不曾看清他的面貌,就搭计程车离去了,就在她离去之後男子便从她的车上取下她家车库控制器,再回到自己的车上换好衣服之後,才打电话通知修理厂来修理,这麽一来完全不费吹灰之力,便达成目的。

  男子偷偷的走进松永家的车库,然後按下摇控器。

  咕噜噜……

  随着摇控器的启动,里面传来了阵阵的马达声,车库的库门开始缓缓的上升,可是阵微弱机械声,并未惊动屋里的人们,男子快步的走佳车库之後,库门叉重重建材的阴影下,从道路这迸看不到,即使看到了也会以为是工地业者所放置在那儿的车辆。

  男子很小心的沿着街道的阴影,往松永亚纪子的家接近,最後更躲在电线杆的後面,偷偷的窥视。

  (真难得,她儿子竟然睡了……)

  这时面对东北方的窗户已经暗了,原来她中学生的儿子,每天都要熬夜念书到深更半夜,没想到今天这麽早就入睡了,而且今晚力主人应该不会回来,所以大可放心的侵入。他从口袋里搯出一个小小的盒子,然後从盒子里拿出一个摇控器,这个摇控器正是亚纪子车上的东西。

  (没想到这东西这麽简单就弄到手了…… )

  男子想到这里,脸上露出得意的浅笑。

  亚纪子每次去常去的百货公司买东西时,都会将车子停在一个楼高好几层的汽车专用停车场,所以当尾随跟踪的男子来到这里後,便发觉这里相安的隐密,自动的回复原状。

  平常要停两辆轿车的车库,今晚是空无一吻,男子在黑暗中,摸向通往内屋的小门,小门上垃没有复杂的防盗设备,大概是因为车库库门无法轻易开启,所以上头只有简单的门栓而已。

  看到这里,男子脸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黑色的丝袜罩在头上,然後卷起裤管拔出小腿上的蓝波刀,这时他的口袋里,还装着有胶带、细绳子以及参有哥罗芳迷药的纱布。

  「开始罗! 」

  男子反手关上小门。只要一想到梦寐已久的肉体即将到手,他的男性特徵便亢奋的昂然站立。

  上了几阶的阶梯之後,便来到玄关的地方,从这里可以看到宽敞客厅的正面,而右边有通往二楼的楼梯,这铁定是他们夫妇的房间与子孩的卧室。

  由於客厅的电灯已经熄灭,而且安静无理,所以男子也就放心的脱下自己的鞋子,垫起脚尖偷偷地爬上二楼。

  一到二楼,首先行到的是小孩的房间,男子悄悄的打开房间,往里一探,只见小男孩已经在床上沈沈熟睡,就在走廊的灯光下,隐约的看到书桌上,摆着一句药袋以及一杯水的玻璃杯。

  (原来是吃了感冒药,睡着了啊!)

  这麽一来,或许没有使用迷药的必要了,可是为了安全起见,男子还是将纱布按在少年的口身数秒,这下非到天亮竟是醒不来的。

  再度走进走廊的侵入者,缓缓的摸向夫妇的寝室。

  男子站在门前,仔细的采查一下屋内的动静之後,方才大胆的抓住门把,用力一拉。

  (咦!这不是隔音专用的门吗?这里怎麽会有呢呢?)以前在侵犯一位飞航员的家里时,卧房的日正是这种隔音门,因为职务的关系怕吵,所以卧房全部采隔音的设备,因此在奸污该家主妇,不但安心而瓦更加大胆。

  (某非这家的主人也怕吵。)

  男子手里紧紧的握住小刀,开始侵入寝室之中,可是寝室里怎麽会比刚进来的地方暗呢?满心狐疑的男子,只好准备用手来摸索前进,结果手才一伸,又碰到了另一扇门。

  (双重门?这简直就像广播公司的播音室嘛!)就在侵入者略微呆征的同时,门的另一侧突然传来了两名女子的呻吟声。

  「呵…啊……静香……」

  「亚纪子……好…好啊……」

  静香与亚纪子两人,就像溺水者一般,紧紧的攀住对方逆向相旦的大腿与臀部,眼部猛烈的扭摆,全身一阵痉挛。

  「嗯……」

  就在高潮一去,静香从亚纪子的身上,颓然的滚下,仰躺一旁时,突然头上有人说话。

  「真棒!这还是我毕生所见第一次同性恋表演。」「谁? 」两女吓得跳起身来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泛着冷光刀子,然後就是一位头上罩着黑色丝袜的男子。

  「你……你……」

  静香受到了猛烈的冲击,眼前这位男子,不正是一个月前凌辱自己的人吗?没想到那天的恶梦又再度降临。

  「哈哈哈…又遇到了吧!小寡妇,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与你再见面……」黑色丝袜下的脸孔,更加的扭歪了。

  「你这个强奸魔,就是你把我们这个地方搞的天翻地覆……」好不容易才说出话来的亚纪子,开口说。

  「没错。」

  「为什麽他……」

  两女面面相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怎麽进来的,侵入者在她们挥舞着手中的小刀。

  「好了,如果你们不想成为大花脸的话,就乖乖的听话吧:」几分钟後,静香全裸的被绑在地毯上,而且嘴巴被塞上自己穿过的底裤,并且贴上胶带。而亚纪子则留在鲜红的床单上,嘴巴也是被贴着胶带。

  她的两手被绕到头後绑住手腕,然後绑住手腕的绳子又在腹部紧紧的绕了一圈,才在背後打结,她的下肢则机成盘坐状,交叉的足踝也被绑了起来。

  贴身坐在她身後的强奸魔,将她抱在怀里,两手开始揉搓那对赤裸的乳房。

  「嗯……」

  这种被他击溃女生的弱点的滋味,静香早已体验过了,所以看着痛苦流汗的亚纪子,自己也彷佛身感同受。

  「呵呵!果然与我想像中的一模一样,为了要抱你,我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啊……」就在淫猥的笑理中,男子将脸上的丝袜卷到鼻冀,开始吮咬亚纪子的耳垂与香颈,并且专心的嗅着她身上的香味,脸上不时的流站出陶醉的神倩。

  (看来这个强奸魔,真的喜欢中年妇人啊!)

  男子突然将亚纪子向前推倒,受成臀部向後凸出,顿与两边的膝盖支撑住身体的姿势。露出那屈辱痛苦妇人,从臀沟到耻丘的神秘中心。

  「你们两人怎麽都剃的光光的啊……莫非是为了互相只弄对方,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有毛……」说着,用手指张开张开阴唇,眺望粘膜的深处。

  「不过,你也相当的淫荡嘛!一点也不输给那个小寡妇啊!才说要侵犯你,就已经这麽湿了,真是难以置信。」男子戴上保险套,开始进行他的各式各样的凌辱。

  「哦…没想到你从头到脚都这麽像她。身材甚至更丰满啊……啊……」原来这个强奸魔中意的妇人,是身材丰满型的「喂…你怎麽突然变得这麽松啊…」

  同样受过 PV 训练的两人,静香的阴道是从头到尾,即使失去了意识,也是继续紧紧的吸吭着阳具,可是亚纪子的阴道,却是在有意识时会强力的收缩,然後逐渐松缓。尤其是在一度高潮之後。

  「没办法…只有这样样了……」

  男子突然双手用力的勒住亚纪子的脖子,同时激烈的扭摆自己腰肢,开始猛力的抽插。

  「咕……」

  亚纪子惊愕的瞪大眼睛,一张脸瞬间胀得通红。

  眼看在他射精之前,亚纪子的生命已经像是风中残烛,不是将窒息而死,便是将颈骨折断而死。她的眼子已经向外凸出,喉咙再也发不声来。

  「嗯……好……终於收紧了……啊…啊…出来了……」强奸魔终於射精了。

  就在这时候,门被弹开,鹭沼美子像一阵风般飞也似的跳了进来。

  「啊? 」

  男子突然惊觉,想要扭身爬起时,却站不起来,因为他的阳具还牢牢的嵌在痉挛的女体中,美子一语不发的举起手中的金属棒,用力的猛袭男子的脑门。

  就在男子昏绝在亚纪子的丰满肉体上後,女医生快速的綑绑他的双手,然後将掀下床底。

  「还好还好,差点就来不及了……」

  美子紧紧搂住拚命咳嗽的亚纪子,一迸说。

  亚纪子曾经告诉静香,今晚会是一个刺激的夜晚,其实就是因为美子今夜会来访,因为该晚美子在第二门诊疗室,帮患者预约治疗游戏的时间时,亚纪子曾用电话告诉她,晚上与静香两人的计到,结果当时美子便说她也要参加。因为她想趁机对这两位奴隶,进行同性恋的调教。

  本来她到的时间,应该要更早,可是因为患者的治疗游戏稍为拖长了,所以当她自己开车来到亚纪子家里时,已是深更半夜了。

  由於松永武志常常招她到家里,调教他的性奴隶亚纪子,并且同享性交的愉悦,所以也帮美子准备了一个车库遥控开启器。今晚她也是由车库进入,可是让她吃惊的往内屋的小门,竟然被撬开,而且玄开上丢着一双男子鞋子,美子心知不妙,便折返自己的车上拿出拐杖锁走向寝室。

  由於美子有着出类拔萃运动神经,以及男人的胆识,所以要击昏一个疏忽的男人,并非难事。

  「这就是传说中的强奸魔啊!到底是个怎样的家伙呢? 」美子弯下腰,伸手揭掉男人脸上的丝袜。

  「啊! 」

  三人各自发出了惊讶的叫声,这是一张他们部曾经见过的脸,也就是那个每天在诊所里出入的药厂送货员的脸。

  「这家伙中原研一。没想到外表这麽憨厚的男人,会是一个强奸魔? 」美子用手摸着下巴,开始陷入沈思。

  中原研一在眩目的灯光下醒来时,头部还在隐隐作痛,一时地想不起来发生了什麽事?

  (对了,在奸淫松永亚纪子时,鹭沼诊所的女医生突然闯进来击昏我,只是为什麽鹭沼女医会到这里呢?)就在他心疑为什麽,而微微张眼睛巡视一下四周时,发现自己好身在某家医院的诊疗室,而且正躺在诊疗台上。

  (大概是警察送我来的吧!)

  被逮捕後送来治疗,才会把自己的四肢,这麽慎重的绑在诊疗台上,自己头上不正缠着绷带吗?

  (王八蛋!难道就这麽完蛋了吗?)

  想到自己是个强奸与强盗的连续犯,一旦连以往的罪行都败露的话,铁定吃不完兜着走,男子不禁大起寒头。

  (为什麽把我丢在这里?一般治疗结束後,不是要送回病房吗?)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进来了鹭沼女医,松永武志与亚纪子三人。

  「中原研一,现在问你的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手上拿着一把短塑尺的女医生,用脚踩住全裸研一所躺的诊疗台-其实就是 PV 训练器的底下踏板。就在一阵马达声中,诊疗台的下半部逐渐升起,直到牠的下半身至肛门完全暴站出来为止,这时的研一不禁大为狼狈。

  「你们要做什麽?我不是已经被捕了吗?去叫警察来… 」「我们不会叫警察来。警察一来,岂不是所有被你强奸的人都要曝光,甚至出庭作证,一旦被强奸的事,被周围的人知道,以後将抬不起头来,等於遭受到第二次强奸,所以我们要以我们的手,私底下处罚你。」「处罚? 」研一闻言不禁仰天大笑。这个女医生八成是疯了?

  「医生,不要再胡说八道了,一般百姓哪有办法做警察的事! 」鹭沼女医二话不多的伸手抓起男子股间,瘫软的阳具,然後用塑胶尺轻轻的进裸出的睾丸一挥。

  「啪」一声,只见裸体男子痛得吼出声来。

  这次换成女医生得意的大笑了。

  「我看你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啊……中原研一……你最好不要出口恶言,老实的回答的的问题,否则我就打烂你的睾丸,没有睾丸後果如何?你应该清楚。」再一次更用力的落下塑胶尺。

  「啊……」

  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被望打的研一,一下子便失去了反抗意志,为了害怕再受责罚,痛得毗牙裂嘴的研一,只好乖乖回答好鹭沼女医的询问。

  使研一开始对成熟妇女感到兴趣的是,他小学六年级所遇到的女人。

  他出在一个远洋渔业港口,家里经营药局。

  就在当年暑假即将结束时,研一因为一件飞落窗沿的内裤,认识了一位三十多岁名叫秋子的妇人。

  秋子是与丈夫离婚後,小孩寄在娘家,自己一人前来这个港口讨生活,虽然从事的职业是餐厅的女侍,可是事实上,却是出卖灵肉,赚那些船员的钱。

  秋子会对一位十二岁憨厚少年有兴趣,实在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或许是因为她的性慾很强,一般的性交并不能让她达到高潮,反而与少年的性交,会使她达到高潮,所以……在归还内裤时,少年便在她裸体的诱惑下,失去了童贞。秋子在发现这位少年有着与身材年龄不符的巨大阳具,以及旺盛的性慾之後,简直是欣喜若狂。

  从此以後,两人便一直维持着这种糜烂的关系,下课後的研一,一定走访秋子,与从事夜生活这时方才起床的秋子,立即腾身上床,在短短的一、两个钟头内,射精两、三次是常事,而且如此天天春风不断,也不以为苦,实在是一个相当早熟的少年。

  秋子经常穿着性感的内裤,用各式各样的体位、技巧以及巧妙的口交,来使他兴奋,同时也追求自己的快感,不可思议的与少年性交,远比其他男人要来得有感觉,这或许是因为离经叛道的心里所引起。

  到後来,秋子的慾求更上层楼,开始让少年阅览各种色情刊物,刺激他的慾望,其中就有满载綑绑女人照片的 SM 杂志。研一一看到这种照片,都会马上昂奋的勃起。

  「嘿……看来你有性虐待的倾向噢! 」

  秋子嗤笑的拿出绳子、带子让少年将自己依样划葫芦的綑绑起来,其中她最喜欢就是盘腿起来綑绑的姿势,这也是她先生所喜欢的体位。

  最後,秋子慾望又要更上一层,在那样被侵犯时,还要求研一勒住她的脖子「这样我会很舒服啊! 」刚开始时,研一始终拒绝,可是直到有一次勒住她的脖子,引起秋子阴道强烈收缩,带给他无上的快乐之後两人便一再的进行这种死亡游戏。

  结果有一天,当研一从忘我清醒过来时,才发觉秋子已经断气,惊惶失措的他只有赶快消灭自己所有存在证具,将现场布置成强奸杀人,然後落荒而逃。

  警察做梦也没想到凶手会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最後该案便在没有目击者,找不到凶嫌的情况下,成了无头公案。

  在这之後,进了东京私立药科大学,毕业後为了不想回故乡继承父业,便藉口还要在社会有所历练,便在现在的医药品贩卖公司,担任售货员。

  由於他只对妇女,丰满型的妇人有兴趣,所以一直没有结交女友,只要有机会便利用妇女沙龙或者专门提供妇人的色情场所,来处理自己慾望,除此之外,便是常常伺机对一些单独夜行的中年女侍下手。

  一年前研一转过来梦见山营业所,开始巡回送货於这附近包括鹭沼女医在内的医院,从此便坠入了强奸妇女的狂热中,因为这附近都是新兴的住宅区,人们彼此往来不多,所以外来者不太会受人注意,而且住户大多是生育结束的年龄,也就是他所喜欢的年龄层。

  他每次都是利用送货出勤时挑选猎物,只要在医院看到喜欢的妇人,便尾随跟踪到家,然後经过几次戡查,确定安全之後,方才侵入,在其他人被迷药迷倒後,自己随心所慾的彻底凌辱掳获的猎物,所以大多数的被害人,连家人都不知道,也不敢去报警。

  不过,最近因为故乡的父亲病倒了,所以不得不回去,在回去之前,他唯一未了的心愿就是松永亚纪子。

  当初在肪沼诊所看到亚纪子时,研一就像触电了一般,眼前的这名女子无论是容貌、外型、说话、动作::与死在自己手中的秋子,如此的相似。

  (我一定要强奸她……)

  从此以後,他使时时在亚纪子的身边探查。今天夜里,好不容易一了心愿「嗯…原来如此啊! 」美丽的女医生微微的领首。随後与武志、亚纪子两人商量,如何处置他。


  【完】